招商加盟热线:

1

业精于勤荒于嬉 行成于思毁于随

当代置业的自救行动任重道远

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2021-11-13 22:04

html模版当代置业的自救行动任重道远

当代置业成为继中国恒大、华夏幸福、蓝光发展、花样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(01777.HK)、新力控股(2103.HK)之后又一暴雷房企。

文/每日财报 何嫱

最近一个月以来,地产美元债再度频繁爆发违约事件。数据显示,截至10月中旬,有35家房企美元债价格跌至90美元以下,7家房企甚至跌在50美元以下。可以看到的是,美元债违约的房企名单还在不断地拉长。

10月4日,百强房企花样年因未能偿还到期的2.06亿美元债务,构成债务违约。受此影响,多只房企的美元债跌至历史最低。其中,流动性风险逐渐显露的当代置业(01107.HK)5笔美元债全线暴跌,其中3笔跌幅超过30%。

10月26日,当代置业宣告一笔余额为2.5亿美元的债券发生违约。这之前,当代置业曾试图将该笔债券展期3个月兑付,但之后终止了延期兑付。

此番宣告,让当代置业成为继恒大、华夏幸福、蓝光发展、花样年控股、新力控股之后又一出现债务违约的百强房企。

与众多公司一样,当代置业也在紧急自救,但仍然任重道远,危机并没有解除。

债务违约:陷流动性困境

公开资料显示,当代置业成立于2000年,总部位于北京,2013年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。集团具有一级房地产开发资质,自主研发运营十大绿色科技系统和五大扩展系统,打造中国绿色科技地产领域的标志性品牌??“MOMΛ”,当代MOMΛ项目曾荣获世界十大建筑奇迹之一。

10月11日,当代置业官网披露的9月通讯内容中指出,截至2021年9月30日止九个月,该集团合约销售额约人民币335.44亿元,同比增长24.62%。

尽管如此,当代置业旗下一笔2.5亿美元债仍然出现延期。10月26日,当代置业发布公告表示,本公司发行并于新加坡证券交易所上市得于2021年到期的12.85厘优先票据于10月25日到期,发生票据违约。

根据规管票据的契约,该等票据的所有未偿还本金及其任何应计但未付利息于2021年10月25日到期。当代置业表示,因宏观经济环境、房地产行业环境以及本集团最近面临的COVID-19疫情等多种因素的不利影响导致预计之外的流动性问题,票据本金及其应计但未付利息的还款安排未能于当日达成。

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指出,当代置业债务违约的原因是企业流动性压力过大,主要是受企业高负债以及资金端、销售端的双重挤压造成的。事实上,当代置业深陷流动性困境早有迹象,在2.5亿美元债违约前也曾积极通过多种方式自救。

断臂自救:处置资产求生

10月11日,当代置业宣布,集团董事会主席、执行董事兼控股股东张雷及集团总裁兼执行董事张鹏,有意向集团提供约8亿元的股东贷款,预期于未来两至三个月内完成,张雷表示将视乎集团财务状况适时考虑予以持续支持。另有市场消息称,张雷和张鹏已经在积极处置个人资产,以完成向公司提供贷款事宜。

在资产处置方面,当代置业旗下物业公司第一服务于10月8日已经申请短暂停牌,以待根据香港公司收购及合并守则刊发构成公司内幕消息的公告。

11月1日,第一服务(02107.HK)发布公告称,融创服务以6.93亿元的交易对价收购其32.22%的股权。而第一服务作为当代置业旗下物业公司,其中世家集团、皓峰投资共持有2.14亿股、占比21.39%,对价4.60亿元,而世家集团及皓峰投资是第一服务的控股股东。

其实,在宣布正式违约前,环亚ag手机效果好AG发财网,当代置业董事会主席张雷以及总裁张鹏在10月23日就给员工发了一封内部信。内部信中指出,这两年以来,严峻的房地产行业形势确实导致很多房地产公司发生了债务危机,很多企业都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。当代置业一直坚守绿色科技发展之路,希望通过领先的绿色科技在行业内占有一席之地,但在一再严峻的形势之下,还是遇到了相当的资金承压问题。公司一直坚信可以越过艰难,设计出方案,并成立专项组,努力度过一次又一次的难关。

而对于这一次债务问题,当代置业也采用了资产处置、股东借款、战略投资方引入等方式,可在形势如此严峻之下,仍有几项工作没有达到预期的结果,导致此次风险出现。换句话来说,当代置业的这场自救仍然任重道远。

高息发债:利润惨被侵蚀

据《每日财报》了解,当代置业10月26日违约的美元债发行于2019年,这也是该公司近期存续的5笔美元债中利率最高的一只,利率为12.85%,较稳健型房企的融资成本高出许多。

实际上,高息发债是当代置业一直以来就存在的问题,也是横亘公司发展道路上的一道沟渠。早在2018年12月,当代置业发行的一笔1.5亿美元优先票据,利率高达15.5%,彼时创下了亚洲之最。而计算整体美元债成本,当代置业也居高不下。

数据显示,自2019年1月以来,至少有84家房企发行过海外债,涉及415只美元债共计1386亿美元,平均票面利率为8.18%,但当代置业的发债利率几乎处于最高成本梯队,平均票面利率12.2%,同一梯队房企只有泰禾、阳光100、海伦堡、港龙中国等寥寥几家,还几乎都是“债务压顶”的成员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当代置业的总体融资成本也属于偏高,其2018-2020年的平均融资成本分别为8.20%、9.90%和9.90%,今年上半年虽然微降至9.73%,但在房企中依然处于高位靠前之列。

另外,当代置业接近10%的平均借贷成本也让其利润被严重侵蚀。有公开数据统计,今年上半年,当代置业的利息开支同比增长超10%达到13.73亿元。从“三道红线”看,截至今年6月末,当代置业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为83%,净负债率93%,非受限现金短债比1.46,仍踩中一条红线。

总体而言,对于当代置业美元债违约的现实,虽与行业形式脱不开关系,但“凡事向内求”,也与其自身扩张导致流动性不足的关系更大。眼下,或许留给当代置业的路并不会太多,可以说,这个冬天当代置业并不温暖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